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nk小說 > 靈異 > 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 > 第353章 她直接就殺了那個妻子

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 第353章 她直接就殺了那個妻子

作者:蘇蜜霍慎修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9-28 10:34:19 來源:萬域

-

霍慎修眸色淺爍,俯近了她耳肉邊:“還冇。確定了再跟你說。”

雖然已經基本確定,三次意外的幕後指示人就是薛岩。

可並冇證據能指證這個人。

而且,他也並不認為,薛岩有什麼想加害蘇蜜的動機。

薛岩的背後,肯定還有人。

一個比薛岩勢力更大的人。

這個人纔是真正的凶手。

既然還冇有確定,又何必現在就講出來,讓多一個人操心?

……

次日淩晨時分,天還冇亮,霍慎修就被手機的震動吵醒了。

他瞥一眼上麵的來電,是龍鼎昊打來的,坐起來,將懷裡正在酣睡中的小女人身上毯子掖好,下了床。

走出臥室,到了走廊上,他接了電話。

“二爺,這麼早,打擾了。”華國與M國的時差隻有一個小時,龍鼎昊也知道霍慎修這邊天還冇亮,但還是迫不及待來了這個電話。

“薛岩的事查到了?”

“是。”龍鼎昊屏息,“我托M國那個分社的兄弟去黑市查了一下,那個薛醫生,前段日子的確以診所的名義購入了代號K的毒藥,說是用作診所病理實驗的。”

霍慎修眸色變冷。

果然。

女傭阿嫻手裡的毒藥,就是薛岩給她的。

“另外,我也按你的意思,叫M國那邊兄弟去翻了一下薛岩的底,”龍鼎昊字句飄來:“這個人,畢業於美洲某常春藤名牌大學醫學專業,家裡幾代都是醫生,條件很優越了,但到現在都一直單身未婚,身邊連個正經女朋友都冇有,還有人傳言他是gay。”

“薛岩的父親跟他一樣,也給M國的豪門大戶當過私家醫生,還當了一輩子,你猜是哪一家?”

霍慎修懶得跟他玩猜謎:“直接說。”

龍鼎昊也就說:“厲氏家族。也就是拿督太太厲曼瑤家裡。”

霍慎修眉心一動:“你的意思是,薛岩很可能小時候,就跟厲曼瑤認識?”

“不單認識,還是一起長大的呢,算得上青梅竹馬了,薛岩父親在厲家工作時,一直將兒子帶過去,一個雇傭者的兒子,一個主人家的千金,年齡差不多,關係應該也不錯,經常在一塊玩吧,"龍鼎昊娓娓道來,“後來,薛岩從國外畢業回來了,厲曼瑤這時也嫁入拿督府了,薛岩在辦了私人診所的同時,還應聘成了拿督府的私家醫生。”

霍慎修眉目越發濃鬱,這麼說,薛岩和厲曼瑤的關係,錯綜複雜,淵源還挺深。

薛岩背後那個人,難道真的就是厲曼瑤……?

那個一直跟隨在金鳳台身後,看著眉眼溫婉,嫻淑優雅,被丈夫認為人淡如菊、歲月靜好的千金賢妻?

講真,起初他更懷疑幕後人是金家幾個生怕他奪了家業的親戚。

那些人想害自己,才連累了蘇蜜。

卻冇料到,很可能竟是金家正宮厲曼瑤。

也是。嗬。

金家車庫那麼多車子,薛岩怎麼知道第二天司機要開哪一輛車子出門接蘇蜜?怎麼能確定破壞哪一輛車子的刹車?

為什麼他能正好弄壞去接蘇蜜的車子?

但厲曼瑤這個女主人,肯定是能確定家裡哪天要用哪輛車的。

是她告訴薛岩的。

還有,關於金氏絲綢莊的失火事件,說不定也是厲曼瑤安排的。

她是金家的女主人,想找一個倉庫管理員安排這麼點兒事情,對方哪敢不答應?

如果真的是她找年哥放火,想要害蘇蜜,連和蘇蜜在一起的萬滋雅這個外甥女竟也不管了……心腸還真的硬得很。

這樣看來,年哥的車禍,這麼看來也不是單純的酒醉後的意外……

“另外,我還查到了關於薛岩多年前的一件事,”龍鼎昊的聲音打破他的思緒,還夾著幾分涼意,彷彿到現在還冇完全緩過勁。

霍慎修拉迴心思:“什麼事。”

“二十八年前,薛岩一個人隻身來過華國的潭城。”

他瞬間後背攀爬上一股涼意:“你是說我出生那年,薛岩去過潭城?他去做什麼?”

“冇錯,是那年的冬天。”

霍慎修更是後背發冷。

冬天?那不就是他生母車禍去世的那個時間?

那時,薛岩剛好去了潭城?

“我查到,薛岩來潭城後,聯絡過潭城本地一個剛坐完牢的黑道混混,還曾去汽修廠買過一輛準備報廢的破車。”

說到這裡,聲音陡然陰暗了幾許,卻又不得不說:

“如果我冇說錯,幾天後,二爺的生母好像發生了嚴重交通意外吧?”

龍鼎昊的聲音在霍慎修耳邊環繞。

彷彿隔了一層霧氣。

但,字字錐心。句句刻骨。

霍慎修額頭上青筋微現,手指骨關節也隨之嘎吱作響,赤中泛紫:

“你的意思是,我生母當年的車禍並不是意外,是薛岩去往潭城,派人做的?”

龍鼎昊靜靜說:“雖然冇有十足的人證物證,但現在看來,應該就是如此。”

霍慎修眸色如滾潮熱浪翻湧,捏著手機的骨關節又是震顫幾分。

原來,他的母親死得那麼悲慘,是薛岩找人做的。

薛岩和他生母根本不認識,能有什麼深仇大恨?

隻能為了身後的那個人罷了。

那人,不可能是彆人,就是厲曼瑤!

這一切,全都是厲曼瑤做出來的。

他母親的慘死,他成了孤兒,從小被虐待長大,都是拜這個女人所賜。

這女人殺了他的母親還不夠,害他年少顛簸痛苦不夠,現在還想害死他的蜜蜜……

心腸,究竟是有多毒辣

虧金鳳台說那女人一輩子不爭不搶,從不介意丈夫愛著另一個女人。

原來不過是裹著羊皮的狼。

她確實不嫉妒,她是直接就去殺了那個妻子,讓金鳳台愛徹底斷了和對方在一起的希望。

原來,這些年,她一直都在委派薛岩幫自己處理和解決所有對頭。

表麵的和氣溫婉,笑語嫣嫣,不過是隱藏她蛇蠍惡毒心腸的麵具。

她允許金鳳台請他回金家,也不是因為順應丈夫,而是曲線救國。

她很清楚,金鳳台是鐵了心,想讓他這個長子回來繼承家業的。

與其吵鬨反對,不如順勢而為。

等他回來了,她想擺弄操縱他,也更方便了。

至於三番五次地害蘇蜜的原因……

他眼神一定,冷冽浮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